六郎靠和马蹄泉

在富平长春和耀县孙塬交界的地方,有一汪形如马蹄的泉水,当地叫它“马蹄泉”。在离马蹄泉约二里的山坡上,有一块巨大的岩石,岩石上有个骑马将军的侧影,当地人叫它“六郎靠”。说起这些地方,当地人会给你讲一段杨家将英勇抗疗的故事。

  相传威镇北国的杨业父子归宋以后,辽国就不敢再轻举妄动,侵犯中原。但北宋皇上昏庸无能,0贼潘仁美乘机纂夺了朝廷大权。他们对内残害忠良,鱼肉百姓,无恶不作;对外主张议和,屈膝投降,丧权辱国。辽国看准了潘仁美这类-求荣的0贼,与他们暗中勾结,乘机大举南侵。为了里应外合,夺取北宋江山,实现自己的狼子野心,潘仁美想让儿子潘豹当抗辽先锋。为掩人耳目,潘仁美设下擂台,连用暗器伤害了不少国将领。满朝文武,明知潘贼为人阴险,暗设毒计,但慑于潘家的权势,个个噤苦寒碜蝉,敢怒而不敢言。一向心怀正义的杨宛父子,看到潘贼如此横行无忌,个个满腔怒火,但苦于拿不到证据,只好忍着。杨业的第七个儿子杨七郎,生来性如烈火,暴躁如雷,早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。七郎披挂上阵,大吼一声,一鞭将潘豹打死马下。从此,潘仁美对杨家恨之入骨,伺机报复。

  辽国探得北宋王朝0臣当道,忠良受辱,朝纲混乱,国力衰竭,长驱直入,直逼中原。北宋王朝惊惶失措,节节败退,疲于奔命。但0贼潘仁美竟置国难于不顾,一喷水孔耿耿于私人仇恨,对精忠保国的杨家父子连施毒计。而杨家父子处处以国家利益为重,一再忍让,以同仇敌,共赴国难。杨业率先领八个儿子冲锋陷阵,奋勇杀敌,与敌人十几万大军血战七天七夜,终因内外交困,敌我力量悬殊,被敌军团团围困。大郎、二郎、三郎、四郎、八郎先后为国捐躯,壮烈牺牲,五郎失败,只剩下七郎、六郎和杨业自己。为解脱重围,七郎杀出重围,星星夜赶回回朝延讨救兵。谁知潘仁美私仇膨胀,竟在杨家父子血染疆场,生死存亡之际,在洗尘宴上,将七郎灌醉,绑在柱子上,用乱箭活活射死。

  六郎和父亲杨业被困在古庙里,整整等了三天三夜,仍不见七郎回来。六郎断定弟弟已为0贼潘仁美所害,讨救兵已成泡影。望着年迈的老父亲,想起血洒疆场的弟兄,不由得潸然泪下。敌人十几万大军如铁箍一般,将杨业父子层层围困。他们人困马乏,怎能突围的出去。他们已几天没吃东西了。看着年迈的父亲又冷又饿,和自己一起受苦,六郎痛苦极了。他想先找点吃的,填填肚子再说。不料等六郎找来吃的,父亲杨业已血染满地,撞死在李陵碑前。六郎不禁恸哭了一场,匆匆掩埋了父亲,然后翻身上马,大吼一声,冲进敌群,杀出重围,飞奔而去。

  时值七月,到处热得像火炉。也不知跑了多久,马实在走不动了,六郎也喉咙干得冒烟,浑身连一丝力气也没有了。他在马上顺势和马一块向道边的岩石上一靠,想缓口气。不料他们的汗水如热蜡一般,连人带马在岩石上溜下了一个深深的印痕。后边烟尘滚滚,喊声震天,敌兵紧紧追来。六郎听见喊声,不敢久停,又策马上路。走了不一会,马又走不动了。眼看敌兵逼近,六郎在马背上狠狠抽了一鞭,战马一声长嘶,蹄子猛地向下一跺,马蹄下立刻渗出一汪泉水。六郎惊喜万分,下马喝足了水,饮了马,顿觉浑身来劲,马也有了精神。

  为了纪念这位民族英雄,人们就把六郎靠过的那块岩石叫“六郎靠”,马蹄跺的那泉叫“马蹄泉”。

六郎靠和马蹄泉归类华阴旅游景点栏目,欢迎查阅更多华阴旅游景点。六郎靠和马蹄泉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!本站不提供任何保证,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,如果对您的版权或者利益造成损害,请提供相应的资质证明发送到brilliant0210@qq.com,我们将于3个工作日内予以删除。
 
支付宝打赏 微信打赏

一分钱也是爱,请您打赏第二范文网